<big id="hltlp"><meter id="hltlp"><cite id="hltlp"></cite></meter></big>

          <progress id="hltlp"></progress>

                  <progress id="hltlp"><progress id="hltlp"><menuitem id="hltlp"></menuitem></progress></progress>
                    中新網首頁 安徽 北京 重慶 福建 甘肅 貴州 廣東 廣西 海南 河北 河南 湖北 湖南 黑龍江 江蘇 江西 吉林 遼寧 內蒙古 寧夏 青海 山東 山西 陜西 上海 四川 香港 新疆 兵團 云南 浙江

                    中國新聞網河南新聞

                    搜 索
                    投稿郵箱:zxwhnxw@163.com
                    新聞熱線:0371-65700861

                    首頁 > 文化旅游 > 正文 >

                    東西問|吳業恒:陸渾戎遷徙何以實證中華民族融合發展?

                    • 2022年05月17日 10:12
                    • 來源:中國新聞網
                    • 責任編輯:李新賀

                      (東西問)吳業恒:陸渾戎遷徙何以實證中華民族融合發展?

                      中新社鄭州5月16日電 題:陸渾戎遷徙何以實證中華民族融合發展?

                      ——專訪河南伊川徐陽墓地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吳業恒

                      中新社記者 韓章云

                      近日,考古人員對2020年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徐陽墓地M15王級大墓的陪葬車馬坑考古發掘接近尾聲,這座6匹馬3輛車的車馬坑中,未見徐陽墓地戎人喪葬特征,車馬擺放形式在河洛區域也屬首次。河南伊川徐陽墓地考古發掘項目負責人、河南省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館員吳業恒近日接受中新社“東西問”獨家專訪時表示,徐陽墓地考古發掘,揭開了一段民族融合的歷史。

                      現將訪談實錄摘要如下:

                      中新社記者:2600年前的陸渾戎為何會遷徙至中原?

                      吳業恒:先做個名詞解釋——何為戎人?戎人是先秦時期中原各國對北方族群的統稱,后演變成西戎,主要分布區域大體在現今的甘肅、青海地區。西戎也是人們經常說的“四夷賓服”中的“四夷”之一。

                      在甲骨文、金文中均記載有中原王朝與戎人的戰事,戎人一直是中原王朝西北邊境的主要威脅。

                      史料記載,先周時期,周人先祖與戎人雜居于渭河上游,互有征伐。西周后期,戎人對周人的侵擾加劇,可以說戎人是導致西周亡國的重要因素之一。春秋時期,戎人是秦、晉等諸侯強大的威脅和不可忽視的力量,各國都試圖拉攏、消滅之,以減少對自己的威脅。

                      陸渾戎是西戎的一支,其源待考。文獻記載,其最早居瓜州(今甘肅酒泉),后逐步東遷,大約在兩周之際,遷居到盧氏(今河南盧氏縣)一帶。公元前638年,受秦穆公逼迫,晉惠公將陸渾戎遷徙到晉國“南鄙”之地即今洛陽伊川、嵩縣一帶。陸渾戎遷居伊川之后,身處晉、楚、周夾縫之中,生存環境十分惡劣,但陸渾戎還是扎下腳跟,勢力不斷壯大。公元前525年晉國大軍南下,陸渾國滅。

                      中新社記者:陸渾戎遷徙中原,對中原文化產生了哪些深刻影響?

                      吳業恒:春秋戰國時期,時局動蕩,“華夷”觀念削弱,給王城周邊的少數民族提供了發展的機會。據文獻記載,兩周之際有多支部族先后向中原腹地遷徙。洛邑附近出現了戎、狄、蠻、夷等少數民族,他們進入華夏族居住區域,積極參與列國會盟與爭霸,與周王室和各諸侯國在征伐中逐漸融合,相互交流與合作越來越密切,直接或間接地影響著歷史發展的進程和方向,推動了中華民族核心民族意識形成。

                      從春秋中晚期開始,遷徙中原腹地的少數民族在列國兼并爭霸過程中被逐漸征服或消滅,在文化交流互動中,最終融入華夏民族,從而促進了中華民族融合發展,從多元到一體、天下一統格局的形成。

                      陸渾戎遷徙中原并逐步融入中原華夏文明的浩浩煙海之中,雖被滅國但陸渾戎文化的烙印已嵌入中原大地,成為中華民族文明體系的因子。即便到今天,在河南伊川、嵩縣仍有陸渾村、陸渾關、陸渾山、陸渾水庫等地名。

                    2021年10月11日,河南省洛陽市嵩縣陸渾水庫下游。中新社發 栗子 攝
                    2021年10月11日,河南省洛陽市嵩縣陸渾水庫下游。中新社發 栗子 攝

                      中新社記者:洛陽伊川縣徐陽墓地如何被認定為陸渾戎貴族墓地?

                      吳業恒:2013年、2015年,考古人員先后對徐陽墓地進行了考古發掘,墓地發現的馬牛羊頭蹄殉牲習俗,主要流行于春秋戰國時期的中國西北長城一線,普遍認為是春秋戰國時期中國西北地區戎人或狄人的埋葬習俗,中原地區未見此類葬俗。

                    徐陽墓地位置圖。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徐陽墓地位置圖。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其中,徐陽墓地小型墓葬中流行的單耳罐隨葬品也具有典型的西北地區戎人文化特征,與同時期周邊文化面貌迥異。這也是徐陽墓地與周邊同時期中原文化相比最獨特的地方,是遷居于此的陸渾戎物質、精神文化的葬俗體現,是其獨有的民族記憶和精神烙印,與周邊其它文化有本質差異。

                     徐陽墓地出土的陶單耳罐。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徐陽墓地出土的陶單耳罐。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至今,徐陽墓地共清理墓葬150座,其中大中型墓葬12座。尤其是2020年,考古人員在徐陽墓地新發現一座春秋時期西北戎人的王級大墓,隨葬器物主要有饕餮夔紋銅編鐘、編磬、玉璜等,且墓葬周圍分布有動物祭祀坑和陪葬車馬坑。

                     徐陽墓地出土的銅編鐘。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徐陽墓地出土的銅編鐘。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從已發掘的兩座車馬坑內的車馬、殉牲馬牛羊頭蹄擺放情況看,顯示出陸渾戎精神文化受到周文化的強烈影響,本民族信仰及習俗正在逐步減弱、消失。徐陽墓地春秋中晚期大型墓隨葬禮器組合、車輿規制等都顯示其受到周文化的強烈影響,又顯示出與周文化的差異,二者融合并逐步被周文化所同化的痕跡十分明顯。

                    考古人員清理徐陽墓地車馬坑。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考古人員清理徐陽墓地車馬坑。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據文獻記載,公元前638年“秦晉遷陸渾戎於伊川”。據考證,陸渾戎遷到伊川后,居住區域大體在今鹿蹄山、伊闕以南,伊河以西,洛河以東,伏牛山以北,徐陽墓地所在的順陽河(涓水)流域恰處于陸渾戎分布核心地帶,兩漢時期因陸渾故地設陸渾縣,縣治所在的宜陽南留古城位于徐陽墓地西約1公里。徐陽墓地所處位置、出土遺物年代、歷史沿革與陸渾戎存在時空關聯,其墓葬規格、車輿規制、葬俗特征與陸渾戎“子”的身份高度吻合。因此,我們認為徐陽墓地應為陸渾戎貴族墓地。

                     徐陽墓地標號為15M2墓室底部。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徐陽墓地標號為15M2墓室底部。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中新社記者:作為中原地區首次發現的戎人遺址,徐陽墓地解答了哪些中華民族融合發展的疑題?

                      吳業恒:中華民族的融合發展是一幅波瀾壯闊的歷史畫卷。從歷史角度看,中華民族的融合發展體現出自身鮮明的特點,不同部族、民族之間的頻繁互動是中華民族得以形成的重要基礎。中國歷史上存在眾多部族、民族,在長期歷史發展中他們互動頻繁、遷徙不息,大量少數民族融入漢族,部分漢族融入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之間也相互融合,形成大雜居、小聚居、你中有我、我中有你的局面。

                      徐陽陸渾戎墓地所呈現的文化面貌具有明顯與中原融合的痕跡,這種融合在大型墓葬中表現得尤為明顯。大型墓中隨葬遺物器型特征與同時期周王城出土同類遺物相似,不同的地方在于墓主貼身配飾有金耳環、鎏金動物形牌飾等在周邊同時期墓葬中未見發現。除墓主隨身配飾,其余隨葬遺物基本完全中原禮制化。這是陸渾戎大型墓葬中在物質層面被中原化的重要體現。

                    徐陽墓地出土的銅簋。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徐陽墓地出土的銅簋。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 供圖

                      所以說,陸渾戎遷入中原,無論是主動也好,被動也罷,都是中華民族融合發展大勢使然,民族之間融合互動、文化互鑒、經濟互通、兼收并蓄,逐漸彌合生活習俗上的差異。其物質追求、飲食習慣、精神層面,都很快融入華夏文明體系。因此徐陽墓地也解答了中華民族融合發展中互動、互補、包容、整體性的疑題。

                      中新社記者:為何考古界將“戎人內遷伊洛”稱之為中華文化五千年兼收并蓄民族融合的實證?

                      吳業恒:徐陽墓地的發現證實了文獻所載“戎人內遷伊洛”的歷史事件,是研究中原地區少數民族遷徙和融合的重要資料。

                      中華文明海納百川,“戎人內遷伊洛”的歷史事件看似一個弱小民族命運的縮影,實則是中華文明不斷吸收、消化外來文化的過程。中華民族在長期的民族融合中發展壯大,中華文明也是在不斷兼收并蓄中走向輝煌燦爛。

                      陸渾戎能夠內遷且能夾縫求生,說明遷徙只是換一個地方茁壯成長,同化在潛移默化之中、融合在和風細雨里。滅國之后,陸渾戎后裔依然生活在伊洛河流域,成為中華姓氏“陸”姓的源頭之一。兩漢時期,得到國家層面的承認的陸渾縣在陸渾戎故地設置,這是中華民族融合發展中陸渾戎留下的痕跡。

                      而今,陸渾戎后裔早已融入中華民族大家庭,成為中華民族的一分子。所以說“戎人內遷伊洛”體現了華夏文明海納百川的包容性,是中華五千年民族融合的實證,也是中華民族眾多民族遷徙與融合事件中的一個樣本和范例。(完)

                      受訪者簡介:

                      吳業恒,畢業于西北大學考古學專業,現任洛陽市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館員,鄭州大學歷史文化學院碩士生導師,主要研究方向是商周隋唐考古。榮獲國家文物局頒發的田野考古獎三等獎2次、主持的徐陽墓地考古發掘獲評2020年度全國十大考古新發現。代表性成果有《唐安國相王孺人壁畫墓》《考古洛陽》等8部專著,曾發表《河南伊川徐陽墓地初步研究》《河南伊川徐陽墓地西區2015-2016年發掘》等論文。

                    關于我們  |  About us  |  聯系我們  |  廣告服務  |  法律聲明  |  招聘信息  |  留言反饋
                    本網站所刊載信息,不代表中新社和中新網觀點。 刊用本網站稿件,務經書面授權。
                    未經授權禁止轉載、摘編、復制及建立鏡像,違者將依法追究法律責任。
                    [網上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06168)] [京ICP證040655號] [京公網安備:110102003042] [京ICP備05004340號-1] 總機:86-10-87826688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15699788000
                    午夜亚洲一级av一区二区

                    <big id="hltlp"><meter id="hltlp"><cite id="hltlp"></cite></meter></big>

                            <progress id="hltlp"></progress>

                                    <progress id="hltlp"><progress id="hltlp"><menuitem id="hltlp"></menuitem></progress></progress>